京津冀城市群产业结构呈现高级化,但空间不均衡趋势明显;三次产业发展较快,占全国城市群比重从6.2%、1.85%、11.35%上升为7.88%、8.9%、13.1%,在全国城市群占有重位置。由于行政体制的分割造成了京津冀城市群内部利益的冲突,京津冀城市群尚未形成有效的产业对接路径,就业结构不能适应产业结构发展的需,建设现代产业体系是京津冀城市群产业发展升级的必由之路。 
  关键词产业结构;现代产业体系;京津冀城市群 
  一、产业结构呈现高级化,空间不均衡趋势明显 
  199~214年京津冀城市群三次产业比重从14.752.633.32演变为4.844.155.6,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超过5%,产业结构呈现高级化趋势。但同时也应该看到,京津冀城市群产业结构空间不均衡性非常明显,214年北京市三次产业结构比重为.7521.3177.95,處于工业化后期发展阶段;天津市为1.2849.3949.32,石家庄为9.5747.8342.6,保定为12.6454.1333.23,廊坊为1.48.4141.6,唐山为8.9757.7633.27,秦皇岛为14.5537.3148.14,沧州为1.1451.9137.95,张家口为17.6541.844.51,承德为16.815.933.1,均处于工业化发展的中期阶段(表1)。 
  二、三次产业发展较快,在全国城市群中占有重位置 
  199~214年京津冀城市群一、三产业占全国城市群比重呈现上升趋势,第二产业占全国城市群比重趋于下降。199年京津冀城市群第一产业占全国城市群比重为6.2%,214年上升为7.88%;第二产业占全国城市群比重可划分为两个阶段,包括199~26年的上升阶段和27~214年的下降阶段,199年第二产业占全国城市群比重为1.85%,26年上升为 11.83%,27年有较大幅度下降,截止到214年下降至8.9%;第三产业占全国城市群比重变化较大,199年为11.35%,1995年变化为13.71%,1996~29年呈现小幅度波动增长态势,21~214年呈现下降趋势,从13.88%下降为13.1%。以上数据分析可以看出,京津冀城市群三次产业发展较快,且在全国占比越来越高(表2)。 
  在京津冀城市群三次产业发展中,第三产业发展速度尤为明显,199年京津冀城市群第三产业比重为33.32%,全国城市群第三产业占比为29.%,二者相差4.3个百分点;而到214年京津冀城市群第三产业比重达到55.6%,全国城市群第三产业比重为45.9%,二者相差1个百分点(表3)。 
  三、GDP增速呈现倒“U”型演变趋势,增长速度趋缓 
  2~214年京津冀城市群GDP增长速度呈现先增后降的倒“U”型演变趋势,大致可划分为两个阶段,包括2~24年的波动增长期和25~214年的波动下降期。2年京津冀城市群经济增速为1.6%,21年下降为9.5%,21至24年一直处于上升状态,24年GDP增速为14.2%;25年GDP增速略有下降,27~21年出现小幅度波动,214年京津冀城市群GDP增速为7.2%,较当年全国GDP增长速度(7.4%)略低。京津冀城市群1个城市GDP增速也基本呈现波动变化的倒“U”型演变趋势,但研究区间内演变曲线各有特征,214年天津GDP增长速度为1%,其余9个城市GDP增速均低于1%,廊坊、沧州增速略高,分别为8.2%、8.%,唐山、秦皇岛、张家口增速最低,GDP增速基本处于5%左右。 
  四、缺乏统一规划,尚未形成有效的产业对接路径 
  由于行政体制的分割以及各地区域经济发展利益的追求使得京津冀城市群内各个城市利益的冲突较重,核心城市北京、副中心天津以及河北等各个地级市各自为政,城市产业发展类型及未来路径相似,开展一体化的互补性合作是未来京津冀城市群共建的必然选择。从当前发展阶段来看,北京处于工业发展的后期阶段,以高新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等为主;天津处于从工业化中期向后期的过渡阶段,以先进制造业及生产性服务业为主;而河北除石家庄、廊坊外,其余地市均以一般制造业为主,而且高耗能、高污染型产业居多。表面上看,三地具备一定的区域合作条件,但由于三地经济发展落差较大,京津冀城市群各个城市间的层级落差现象较为突出,制约了区域内部各个城市间的合作与发展,阻碍了区域经济发展水平的整体高。 
  五、就业结构不能适应产业结构发展的需 
  199~214年京津冀城市群第一产业比重从14.7%下降为4.85%,第一产业从业比重从31.78%下降为2.79%,也就是说214年占京津冀城市群2.79%的从业人口仅生产了4.85%的地区生产总值;第二产业比重从52.6%下降为4.1%,对应从业人口从38.94%下降为32.19%;第三产业比重从33.32%上升为55.6%,从业人口比重从29.28%上升为47.3%。从城市发展来看,以北京市为例,北京市产业结构呈现出“三、二、一”的格局,由于首都功能的发挥,这种格局还会继续深化。但目前的就业结构与产业结构不协调,第一产业增加值比重不足1%,但就业比重为4.5%,也就是说4.5%的从事第一产业的人口仅生产了不足1%的地区生产总值,就业人口比重远高于增加值比重;第二产业就业比重为14.88%,而第二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21.31%,也就是说14.88%的从事第二产业的人口生产了21.31%的地区生产总值,增加值比重远高于就业人口比重;第三产业就业比重及地区生产总值比重分别为8.65%、77.95%。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第一产业相对第二产业及第三产业的劳动生产率极低。从北京市三次产业就业结构与世界发达国家地区的就业结构相比,很明显,北京市第一产业就业比重过高,就业结构还不能适应产业结构发展的需(表4)。 
  参考文献 
  1王海乾.基于河北视角的京津冀城镇空间布局研究D.河北师范大学,214. 
  2齐述丽,白文彪,何砚,韩彩欣. 首都经济圈实现产业对接路径探索J.科学大众(科学教育),214(4). 
  3刘芳百.环渤海地区工业结构特征分析与效应评价D.大连海事大学,211. 
  (作者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院)